vr影视资讯

《玩家一号》:斯皮尔伯格的VR营销案例

字号+作者:小华华 来源:微豆网 2017-07-28 09:53 我要评论() 收藏成功收藏本文

没人能要求一个伟大导演永远逼格满满地去讲述直击人类灵魂的故事。而一位大师若想表达他对某种事物在自己擅长的领域中的不以为然,却总是可以想出很多方'...

玩家一号.jpg

没人能要求一个伟大导演永远逼格满满地去讲述直击人类灵魂的故事。而一位大师若想表达他对某种事物在自己擅长的领域中的不以为然,却总是可以想出很多方法,比如利用VR引发的喧嚣做一个只有噱头没有故事的电影。

在借助VR营销上,斯皮尔伯格还是大师啊。

这位在20年前用《辛德勒的名单》把人类钉在自己耻辱历史上的伟大导演,正因为新片《玩家一号》受到媒体的质疑:尽管好的市场营销是电影大卖的关键,但是以营销为目的的电影并非电影本身。观众需要的是故事。

玩家一号-2.jpg

两周以前,美国新闻周刊率先曝光了《玩家一号》的这张剧照。微豆在写了相关评论后,有同学质疑评论中关于这部电影,满溢着“回到未来”般的80年代怀旧元素的观点。一周后曝光的预告片,不仅印证了其中“回到未来”电影中的元素,而且有媒体把这版2分半钟的预告片逐帧扒了个仔细,例举了其中几乎所有80-90年代经典电影中出现的IP:

玩家一号-3.jpg

45秒出现的《铁巨人》,是1999年上映的美国科幻动画片。导演布拉德·伯德(《超人总动员》、《碟中谍4》等)独立执导的第一部电影。华纳使用了传统动画技术和CG混合制作。

玩家一号-4.jpg

52秒这个镜头,被称为“直接从《回到未来》剪出来的镜头”。《玩家一号》的粉丝可以期待一下这辆标志性的汽车基本长这样。

玩家一号-5.jpg

57秒:华纳把DC英雄中的蝙蝠侠搬上大银幕的确该追溯到上世纪80年代。

玩家一号6.jpg

60秒:呵呵,没有童年“梦中情人” Freddy Kreuger的人生是不完整的。华纳在2010年翻拍的新版《猛鬼街》创了那个暑假的北美票房纪录,不过以笔者这种“橡树街”资深“住户”看,新版并没有多牛掰,它仅仅只是让我们回望了一下童年深入骨髓的那种恐惧。去影院的应该都是有童年阴影的中年人。

玩家一号-7.jpg

1分11秒:A字特攻队里那辆车。1983年的美国热播剧集。

玩家一号-8.jpg

1分21秒:这个组合比较奇葩,《古墓丽影》的劳拉和《战争机器》的Dizzy Wallin貌似正在堵车时闲聊。

玩家一号-9.jpg

1分29秒:纽约!纽约!这个城市本身就是一个营销代码——即使是虚拟的NYC。

够了。如果有时间,相信我们可以从2分36秒的每一帧中找出类似的“80年代电影IP”。

但是电影究竟想说啥?

玩家一号-10.jpg

这个问题不是针对《玩家一号》的故事梗概而言,原著的情节其实很俗套,我们已经在此前很多相关文章中都有介绍,不再赘述。这句话的意思是:导演你想通过这个故事表达什么?

片中的主角韦德出生在2025年,在整个电影的绝大部分时间,他都在那个名为“绿洲”的虚拟现实游戏中寻找游戏创建者、富豪James Halliday留下的财富。包围着他和整个故事的人物、场景、道具无一不是80、90年代娱乐文化的最流行元素。所有生长于这些时代的人,无不耳熟能详。

所谓IP的变现,是好莱坞经年积蓄的一笔贯穿时间维度的财富,它们在好莱坞制造的大银幕上实现了空间维度的组合,如同虚拟游戏一样,吸引无数观众走进影院,正如玩家进入“绿洲”。

按照这个逻辑,如同主角韦德在片中只负责把IP们串联起来,并没有一个虚拟世界中真正明确的身份一样,观众在大银幕上也不会找到自己的影子。我们能与之共鸣的只有那些耳熟能详的IP——如同乐高大电影一样,它们和我们一起成就了华纳的票房,而我们并没有得到一个深刻的、感同身受的故事。

电影的世界永远不缺少CG动作大片,观众所熟悉的全部IP,好莱坞都不会放过。但是电影世界缺斯皮尔伯格这样的导演。观众需要依然是直击心灵的故事——哪怕是“橡树街”的恐怖梦中人费雷迪。他们喜欢的银幕角色正是自己在现实中的投射。

一个充斥各路IP串烧的喧嚣电影,其实正符合导演本人对虚拟世界的观点。

玩家一号-11.jpg

在去年的戛纳国际电影节上,斯皮尔伯格因为对VR的一句评论,瞬间成为好莱坞“VR反对派”的袋盐。导演的原话是这样的:

我说虚拟现实这个媒介危险,是因为它给予了观众太多的自由,让他们选择自己想看的,而不是听从电影创作者的指示。

我只是希望大家在做VR的时候,不要忘了故事也是很重要的,不要匆忙的把观众裹挟到一个他们能自由选择观看内容的世界中。

对于无比在意讲好故事的导演来说。如果一个介质让他感到无法讲故事,那就用来做些别的事情吧——比如营销和开个线下体验店。

在斯皮尔伯格看来,让观众在毫无头绪的、充斥各种故事元素的自由空间中乱逛,其实本质上就是《玩家一号》中的韦德在游戏中、四下里寻找宝藏的过程。对于导演和观众来说,这些电影中的“宝藏”就是我们至今成为情怀和记忆的80年代的大银幕故事啊。从这个角度看,为什么不能像游戏中一样,把这些故事的碎片四处摆放,拼凑?让每一帧都能成为粉丝的定格和截屏呢?

不会营销的导演没有好票房

《玩家一号》的男主角在预告片一开始就说,我生于2025年,但是我希望自己成长在20世纪80年代,就像我心目中那些偶像一样。”

斯皮尔伯格在一个自己认为无法好好讲故事的媒介里,给我们用镜头和画面拼凑出一个未来的虚拟世界。里面有各种故事,能不能识别和如何获得惊喜,那不再是导演的任务,是观众自己的事情。

当然,你也可以认为,70岁的导演再也无力指挥诺曼底的宏大叙事来映射其背后人性的深邃(《拯救大兵瑞恩》)。那么,如何把一个他认为不适合故事的媒介变成最完美的营销工具,这件事斯皮尔伯格实际上比谁都做的漂亮。

离《玩家一号》上映还有8个多月时间。毫无疑问,这部电影会陆续出现各种版本的预告片,它们踏着这一轮VR浪潮的余波,借助斯皮尔伯格的盛名,裹挟着华纳的IP家底,必将形成一浪高过一浪的宣传声势。这倒是对VR的消费市场普及真的利好。随着影片的上映,“没有戴上头显玩过VR游戏的人都out了”会不会成为一种新的潮流。而我们真的应该感谢这位其实一直不看好能用VR讲故事,却用一部漫不经心串烧80年代电影的片子,帮忙普及VR的老人。

更多关于vr虚拟现实资讯,请继续关注微豆网(www.vrdou.com)。


1.微豆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微豆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微豆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微豆网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微豆网编辑修改或补充。